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态 >

“拼音字”里的一段往事

发布日期:2021-03-14 08:06 作者:365官网

  接连几天来,70多岁的赵世通阿伯都是一副弥勒佛的样子,成天笑呵呵。赵阿伯家住泉州新华南路象峰巷,前些天,伊无意中在旧厝里翻到了一件“宝贝”。

  赵阿伯的这件“宝贝”很特别,既不是黄金,也不是珠宝,而是一本皱皱巴巴的小册子。它正是50多年前,赵阿伯的阿母学文化用的“课本”——《新妇女书信》。

  翻开这本又小又破的《新妇女书信》,除了用竖行汉字编写的书信运用文外,还有不少奇奇怪怪的拼音符号散布其间。

  “看看,你能读懂这些‘拼音’吗?”指着旁注在小册子里的一些“拼音”,赵阿伯有些激动。“‘评选’读‘pengsuan’,担忧的‘忧’读‘iu’,首都的‘首’读‘siu’,特别的‘特’读‘tek’……”赵阿伯尝试着用闽南语念出这些“拼音”,听起来还真和旁边那些汉字的闽南语读法很相近呢。

  这些奇怪的“拼音”之所以让赵阿伯异常兴奋,那是因为五六十年前,伊阿母正是凭借它们和远在南洋的哥哥通信的。

  当年,赵阿伯的哥哥赵世熊远在菲律宾,为了能亲自写信和儿子交流,只字不识的赵母决心去上“夜校”,那时伊学的正是这种“拼音”。一到暗暝,赵阿伯就会看到50多岁的阿母在煤油灯下不停练习“拼”字。

  那天,阿母泪流满面地跑回家,遇人就说,“你们快来看看,阮女间仔世熊给阮寄影像来了。”在这张相片的背面,也有一行“拼音”:“tiagoaeabukua,lieesehiong6get2jit”。“阿母说,哥哥那句话的意思是:疼阮的阿母看,你的世熊6月2日。”母亲第一次看懂哥哥的手书,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。

  时过境迁,赵阿伯的母亲和哥哥都已故去多年。而这些年来,赵阿伯的心里却多出了一个长长的问号,当年母亲和哥哥用来互通书信的那些“拼音”,到底是什么文字?

  周教授认为,根据赵阿伯提供的资料,可以初步判断他母亲和哥哥当年所用的“拼音”,正是现在国内已很少见的“拼音字”。只是可能当年他们运用得还不够熟练,所以其中有些地方还有出入,比如,“tia(疼)”和“kua(看)”的右上角应有个n,而“get(月)”和“jit(日)”准确的应为“gen”和“lit”。

  这种文字是19世纪末由外国传教士发明的。当时,他们为了向闽南地区的文盲传播文化,借用了罗马和拉丁语系的部分字母,新创了一些示音符号,按照闽南话读音编成一套“拼音字”。早年,闽南地区曾出版过许多“拼音字”书籍。由于“拼音字”有别于汉语拼音,没有经过训练的人是无法辨读的。

  由于“拼音字”仅在一段不长的时间里,主要由基督教信徒在闽南地区使用,现在国内认得这套文字的基本上都是些高龄老人了。


365官网
365官网